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两次首报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05 10:41:11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两次首报”背后的故事

□本报记者冯立中□   安徽省阜阳市的刘晓林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她在两起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挺身而出,在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做了“报告”。“报告”的结果是大批患病儿童得到及时救治,事件在公众的关注下得以平息。   这两起事件就是曾震惊国内外的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和手足口病疫情。   熟知刘晓林的人都清楚,两次“报告”都由她而起并不偶然,背后是刘晓林作为一名医生强烈的责任意识、救死扶伤的崇高精神和对医学未知现象的追求探索。   虽然目前刘晓林已退居二线,但她依然没有离开她钟爱的救死扶伤的神圣岗位。2011年12月31日,刘晓林披上了大红绶带,成为安徽省十位“我最喜爱的健康卫士”之一。两周后,刘晓林又站在了全国“我最喜爱的健康卫士”的颁奖台上。   第一次报告:拯救“大头娃娃”   2003年5月21日,年仅4个月的阜南县张寨镇杨顺被家中的老人送进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科。入院时孩子面部浮肿虚胖,出现阵发性抽搐,全身皮肤溃烂,神情萎靡。实验室检查表明,孩子总蛋白、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均明显低于正常值,孩子有严重贫血;心激酶水平增高,提示孩子已有心肌损害。   当时还是儿科主任的刘晓林给杨顺做了抗感染治疗,补充了维生素、白蛋白和免疫球蛋白,经11天治疗后,杨顺症状好转出院。   令刘晓林没想到的是,此后类似的病人一位接一位地出现,有时病房能同时出现几个这样的婴儿,他们都有相同的体型:一个大大的头,四肢短小,体重偏轻,体质极差。医生们都很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多这样的病娃?   刘晓林思索良久,以前生活困难时期,婴儿的母亲如果没有奶水,孩子用米糕喂养,就会出现类似的症状,当时被称之为“米糕娃娃”。可如今的孩子都是用奶粉喂养的,怎么也会出现这样的症状?是喂养方法不对,喂养量不够,还是奶粉的质量有问题?   医生让患儿家属取来奶粉包装罐,结果发现都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证明孩子可能就是吃了这样的奶粉才得病的。刘晓林立即拨通了医院医务科的电话,医务科又向政府做了报告。刘晓林还让患儿家属到消协、工商局举报,打市长热线电话和“12315”电话投诉,呼吁社会关注劣质奶粉损害婴儿健康的问题。她还把电话打到了阜阳市电视台,电视台在黄金时间连续开展了相关的健康教育,提示群众掌握科学的喂养知识,提高识别伪劣奶粉的能力。   紧接着,是媒体对“大头娃娃”事件狂风暴雨般地集中报道。   事后,有关部门对阜阳市售的奶粉进行了检测,发现了55种劣质奶粉。最差的奶粉,其蛋白质含量仅0.37%(国家规定婴儿奶粉的蛋白质含量应该在16%~18%),而受害者绝大部分是由老人抚养的留守儿童。   第二次报告:揭开手足口疫情真面目   “我这里要特别提到一个人,那就是刘晓林医生,是她首报了今年的手足口病疫情!”卫生部部长陈竺提高了嗓门说:“一位好的临床医生,就要对临床出现的不寻常症状产生警觉,并且有报告意识。刘医生对这次疫情的发现和控制是有特殊贡献的!”   2008年5月,当时阜阳市手足口病疫情严重。在一次疫情分析会上,陈竺专门提到了刘晓林医生,当时她是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科第一主任。   从2008年3月上旬开始,阜阳市几家医院陆续收治了一些以发热伴口腔、手、足、臀部皮疹为主的疾病患者,少数伴有脑、心、肺严重损害。   3月28日下午5时,刘晓林像往常一样在儿科值夜班。交接完工作,刘晓林走进病房,看到一个患儿嘴角流下股股粉红色泡沫。她急忙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紧急抢救了40多分钟,但孩子还是死了。   下午6时30分,刘晓林刚做好患者死亡记录,隔床的另一个孩子又出现口唇绀紫,手脚冰凉症状。尽管刘晓林和其他医护人员全力救治,也未能挽回患儿生命,当晚7时30分,患儿死了。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夭折,刘晓林的心情既难过又沉重。   “死亡的两个孩子病情一模一样,都是呼吸困难、吐粉红色痰,有肺炎症状,也表现出急性肺水肿症状,但是在另外一些症状上,却又与急性肺炎相矛盾。”   奇怪的症状让经验丰富的刘晓林也感到迷惑不解。“我从医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时,值班护士过来说,昨天也有一名相同症状的孩子死亡。刘晓林立即将这3个病例资料调到一起,发现患儿都因心衰而死,这其中有没有规律性呢?   刘晓林立即上网查资料。看到山东省去年发生的手足口病疫情资料显示,山东的患者都有明显的疱疹症状,而且大多死于脑炎。但阜阳的病例都是死于肺炎,很多人没有疱疹症状。   职业的敏感和强烈的责任心,让刘晓林警觉起来。此时已是3月29日零时,刘晓林连夜打电话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医务科科长、院长当即表示要尽快上报。想到这可能是一种未知传染病,第二天清晨6时天还没亮,刘晓林又把电话打到了市疾控中心主任家里。当天上午8时多,阜阳市疾控中心专家就来医院了解情况,并采集了标本。   刘晓林的报告起到了直接的作用。3月29日当晚,阜阳市卫生局组织全市儿科专家大会诊,分析病因,并将情况上报安徽省卫生厅;3月31日,安徽省卫生厅派出专家赶到阜阳,不久卫生部专家也飞抵阜阳。   刘晓林所做的大量基础性工作,给日后病因的确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卫生部专家组到阜阳后,每次病历讨论都邀请刘晓林参加;专家组提出的一些治疗方法,不少来自刘晓林的临床实践。   4月23日,12名来自卫生部和省、市的专家认真研究后,确定该病为手足口病(EV71病毒感染)。在疾病诊断书上,就有刘晓林的签名。   “报告”是对职业责任的坚守   提起刘晓林,她的同事们都赞不绝口,称她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手足口病疫情发生以后,她更是没日没夜地工作,几乎是24小时泡在病房里。   虽说时间已经过去了3年多,但在记者采访时,刘晓林对那段经历仍记忆犹新。她闭口不说自己的功劳,而说其他医生的努力,说病人家属对诊治的贡献。“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院里每一位医护工作者每天都至少工作16个小时,忙的时候,根本顾不上吃饭。”“患者对我们的帮助也很大,像第6位患者死亡后,孩子家长主动提出捐献孩子遗体,让我们做解剖搞病理实验。也就是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专家分离出EV71病毒株,从而准确地找出了病因。”   对于刘晓林的两次“报告”,有人暗地里嘀咕,说是报告引来了两次地震,给阜阳形象抹了黑。但是医务人员不这么看,阜阳的广大群众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刘晓林的报告是对医生职业责任的坚守。   一个患者家属说:“在2008年手足口病大暴发的那段日子里,相信很多阜阳家长和孩子都心有余悸,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发病,不知道治疗的药物是什么,不知道怎么去预防。后来听到了刘晓林医生的名字,是她第一个向市疾控中心汇报了此事,提出了治疗方案,挽救了很多孩子的生命,挽救了很多家庭的幸福。”   当时,陈竺到阜阳视察疫情处置时,专程到病房看望了正在一线工作的刘晓林,并称赞她“就像当年第一个发现SARS的钟南山院士一样了不起”。   面对披红戴彩的刘晓林,记者问她多次“报告”的初衷。刘晓林淡淡一笑说:“我只是履行了一位医生的责任。”

北京面部美容医院

北京仪器美容医院

幻眼国际美容

祛黑眼圈美容

北京星美美容

美白美容价格

最好的面部美容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