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决战断头路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8:00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决战“断头路”

为推进统一市场,两部委部署打通6700公里“断头”“瓶颈”公路,基层修路难根源在财力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说起修路,河南省某镇的负责人一肚子苦水,好几年前,当地还发生这样的无奈之事——因为没钱修建一条公路,“委托”县教育局出面向全县的教职工“借钱”。  这名基层官员昨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同样因为没钱,邻县的一段公路早就修好了,“眼睁睁看着人家的水泥路,到了我们这儿,就成了坑坑洼洼的大水坑。”  这样的“断头路”绝不是中西部县城的个案,而是存在于国道甚至是国家高速公路。近日,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要求加快推进国家高速公路“断头路”和普通国道“瓶颈路段”建设,并给出了“十二五”期间或开工或争取完工的时间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份在广西主持召开部分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时特别提到,推进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统一市场体系建设,实现优势互补、良性互动的区域发展格局。本报记者采访发现,化解“断头路”有赖于跨地区政府的协作,其背后亦存在一些基层政府财力不足的挑战。  修高速如同接力赛  根据上述两部委通知,需要加快推进的公路项目主要有三类:原“7918”国家高速公路待建路段;《国家公路网规划》新增国家高速公路省际路段中,相邻两省有一方已建成或在建、另一方尚未开工建设、里程不超过100公里的未通路段;普通国道“瓶颈路段”。  经梳理,上述三类公路中需要加快推进的公里数,累计超过6700公里。上述通知明确了时间表,其中,原“7918”国家高速公路待建项目争取10月底前完成审批程序,年底前开工建设,力争“十二五”期间基本建成。  所谓“7918”是指2005年初我国提出的规划:用30年时间,形成8.5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新路网由7条首都放射线、9条南北纵向线和18条东西横向线组成,简称为“7918网”,将把我国人口超过20万的城市全部用高速公路连接起来,覆盖10亿人口。  然而,一些高速公路枢纽省份也在为“断头路”发愁,比如全国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第一的河南省。当地交通部门人士曾表示,按照中原经济区建设要求,河南省将构建21条出省通道、34个出口对接周边的六省。截至2011年底,已经有29个打通或在建的对接出口,2015年前,河南省还将打通10条省际高速断头路。  “这些需要跨省协作修建的高速公路,如同一场接力赛,有一个跑得慢,就会影响到整个高速工程的进程。”河南省交通运输部门的一名官员对本报记者说,这些“断头路”不能及时通车,不仅使河南省的高速路网的整体效益不能充分发挥,也对区域经济的发展、衔接形成束缚。  “今后一段时期,我们将以完善内部网络、实现主通道扩容、打通与省外连接通道为重点,消除‘断头路’和‘卡脖子’路段。”上述官员说。  今年5月份,河南、安徽两省官员再度坐到一起谋划交通对接。媒体援引河南省发改委官员的话说,加强豫东、皖北大交通基础设施对接,打通省际的“断头路”,让中原城市群形成巨大竞争力。  不独是河南,《中国交通报》近日报道,鄂湘赣皖四省交界处,仍有17条“断头”高速公路。谈及一座砖头封起来的隧道,知情人士称,这座隧道位于湖北和安徽省界,由湖北省修了200多米,剩下部分由安徽省负责修建,但迟迟未动工。根据四省协调规划,上述“断头路”将在“十二五”后三年陆续成功对接。  钱从哪里来  “我们也不能埋怨人家,把‘断头路’的责任推到邻省头上。”上述来自河南省交通运输部门的官员说,“每个省都有自己的阶段性目标,这期间还牵扯到征地、行政区划和协作责任等多种因素。”  不只是一些省际公路亟待“打通”,小到一条县域或乡村公路也不乏“断头”的例子。  在河南周口市,本报记者曾经过部分乡村公路,左右颠簸,几欲倾翻,只因缺少资金修建,形成了很多坑坑洼洼的“半拉子”工程。  上述河南省交通运输部门官员说,“十二五”期间,河南农村公路建设将从通达通畅工程建设,转向解决县乡村道路破损严重、危桥较多、安保设施缺乏等问题,以保证河南农村公路实现区域农村公路网络化、等级化,力争消灭“断头路”。  钱从哪里来是一个现实的问题。2010年10月起施行的《河南省农村公路条例》(下称《条例》)明确,各级政府应当根据当年农村公路建设任务及养护和管理需要,将农村公路建设、养护和管理资金纳入本级财政预算,并在支出时对贫困地区给予倾斜。  但一些基层官员称,部分偏远地区的农村公路建设受地方资金配套能力等因素的限制,也存在修路的困难。  上述乡镇官员则对本报记者称,之前一段时间,当地甚至因出现多条“断头路”而被一些村民多次投诉。“但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他说,乡村公路的资金来源跟高速公路不同,地方财政本就紧张,又缺少大的企业提供的税收保证,很难筹措到修路所需的资金。  上述官员所在的镇位于一个并不发达的农业县市,财政压力本就紧张,有时,中央、省级的补助资金已经拨发多年,县里面也很难筹措齐剩余的修路资金。他称,一些地方也尝试拓展筹集渠道,比如通过土地整理项目筹措的资金贴补修路,但也面临着蛋糕怎么分的尴尬。  “说是拿土地收入补偿修路,可你想想,全县的财政都指望那点土地收入呢,谁会舍得用到乡村的公路上?”他说。  上述河南交通运输部门官员说,2013年,河南农村公路计划投资数十亿元,用于新建、改建数千公里的县乡道路和村级道路。

北京治疗皮肤病的医院

过敏性皮炎怎么治疗比较好

金堂阳痿早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