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1113-【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7:32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跟踪

林春匀找了个机会溜出队伍,和石头一行人会合。

石头拉住他,一万个为什么:“你……”

林春匀没时间和他啰嗦,简单交待:“我就没有离开过州衙。”

剪刀跟着小声叫起来,“怎么可能,你还带着我们一起回县城。”

“那个人不是我。是山药。”

“呀!”

“嗯,山药不是无缘无故失踪,是我让他在州衙府外故意走丢,之后我和他在州官的房间里换了身份,所以出去带你们回县城的人是山药。”

“你……”

“石头你话真多!人皮面具知道吧?嗯,这就对了,山药除了个头比我高一点,换上衣服简直和我一模一样。”

石头顿时石化,他当时的确发现“林春匀”忽然长大了,高了半个头。

说话间,六个人跟着搬运队伍来到一处平地,赶紧躲进茂密的林子里。幸而是夜黑,不然就被发现了。

一边观察前行队伍的动向,林春匀一边说:“这些财物是我家的。”

五个人异口同声:“废话!”

林春匀瞪他们:“我的意思是这些财物以后还是我家的。”

“什么意思?”

林春匀不说话,招呼他们跟上自己的步伐。搬运队下山坡了,看不见他们,正好跟上。

五花山是一个山系,其间多条山脉交错纵横很容易迷路。林春匀跟得紧,但是不敢靠太近。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前方一些建筑物渐渐清晰。土匪的老窝到了。

林春匀有点紧张,嘴角微微颤抖:“你们很快就可以见到我的家人了。”

五个人异口同声:“废话!”

林春匀再瞪:“我的意思是:完好如初的我的家人!”

“什么意思?”

“跟上瞧!”林春匀猫着腰和小伙伴们躲在黑暗中的土匪寨子,夜色里藏着的猫腻似乎就要真相大白。

石头无意间的一句话震到林春匀,他拉拉林春匀的肩膀:“公子哥,我怎么感觉这里的房屋布置有点熟。”

“嗯,说说看。”

“林府——州衙府——土匪寨子。”

林春匀忽而瞪起眼睛,一脸惊恐:“六合宫。”

六合宫

“六合分指上下以及东南西北四方,想想看的确如此,六个面合起来就是天地宇宙的意思。六合宫当然不可能囊括天地,不过是取几个相似的建筑物之间四通八达之意。”

五个人对此似懂非懂,石头隐约猜出了什么:“难道州衙府里有密道?”

林春匀回答:“对。直通我家。”

众人惊讶了。林春匀不以为然,“待会儿有更惊讶的。”

既然林春匀承认密道一事,那么他之前和山药的换身就有了合理的解释:林春匀一定是在州衙府里转悠的时候发现了密道,他在换身之后进入密道,不过他在里面看见了什么,出了密道之后又干了些什么?

石头顾不上深思,紧跟前面的脚步摸到了一幢建筑的窗户下,里面有人正在高谈阔论。

捅破窗纸,石头的眼睛凑了上去,一颗心脏几乎要停跳:林府的大当家锦衣玉食地坐在里面,哪里有被绑架的样子?

心头的疑惑像石块一样压着,但是石头不可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马上去问林春匀。

林春匀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厮杀的声音,抬头眯眼,远方星星点点的火焰像鬼火一样忽然就冒出一大片,映红了半边天。

“什么情况?”石头和剪子在身边小声喊,土匪寨子里的人在不远处大声喊。无人有时间和耐心回答,林春匀领着他们往寨子后面的一个偏僻处狂奔。

石头似乎明白了什么,边跑边问:“这里也有密道?”

林春匀肯定地回答他:“必须有!”

然而林春匀失算了,密道口是在,可是被沙泥封得严严实实。他一拍脑袋:“傻了!密道离我的家人怎么可能远,远了他们怎么能及时逃走?”

他带着五个伙伴冒险回到刚才的议事厅那里,果然那里静悄悄的,看来里面的人听见外面的厮杀声已经躲起来了。不出所料的话,密道的另一个常用入口就在议事厅里面。

进入密道,世界忽然静了。

边走,石头有了思考问题的时间。他问:“公子哥,你能不能和我说说这起绑架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春匀出乎意料的冷静,脚步声压得很低。

“山药和我说了二柱给我的信,里面告诉我身边有叛徒。”

“谁?你不会怀疑我们吧?”

“我的确怀疑了。所以我留在州衙府,换山药和你们同行。两个目的:第一,去探州衙府里的密道里面有什么;第二,由山药代我收拾那个叛徒。”

“你看到了什么?”

“我在密道里看到了我的部分家人。他们没有受伤,活得很好。林府、州衙、土匪窝三个地方的密道是联通的。也就是说,我家人非但不可能被绑架,反而和土匪有勾结。”

“你……那,那个叛徒是谁?”

“还记得抢着告诉我土匪劫掠县衙的人是谁吗?”

石头眼皮一跳:是二柱。

秘密的背后

前方幽暗。

“二柱这样一说,我会毫不犹豫想到我的家人是被土匪劫掠的。自然就有了后来的事情。他的目的是把我支开,他好方便行事。如果我没有猜错,我留在他身边的两个伙伴不是被遣走,就是被他杀害了。”

石头一阵心寒,但好像更令他不安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只是他还没想明白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他问:“二柱肯定有真实目的吧?”

“对,如果我还是没有猜错,那么今晚尾随在我们身后的伏军,是二柱叫来的。他是官府的卧底。这也就是说,山药牺牲了,他没有能够阻止二柱背叛我。”

“我回家进屋查看有几个收获:第一,从完全没有烧灼痕迹的‘大火’,看出这是有人故意设局。想迷惑谁呢?当然是那些害怕鬼魂出没的老百姓,也包括二柱。他们不敢亲自进屋查看,会相信林府真的着了大火,烧得无人生还。第二,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我回府帮你们拿冬衣的时候,有人催促我赶紧离开。那个声音学着你们讲话:‘公子哥,好了没?站着好冷啊!’‘公子哥好了没?冷啊——’我开始以为是你们,可是后来谁也不承认,我便知道那是有人藏在林府里。这个人会口技,我猜之前林府里烈火烧灼发出的‘噼啪’和‘轰隆’倒塌声也是他用口技学出来的。这个人既不害我,那么赶我走必然有目的。结合前面的第一点,我分析出:有林府内部的人在策划一件事。而且,他们需要我的配合。”

石头感觉到密道里的寒冷,看着其他几个人也是抖索的样子,但是他的思维清晰:“公子哥,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你不是想知道我探完密道出来之后干了什么吗?嗯,我把与我们家有联盟关系的州官杀了。你大概注意到那些搬运人身上的丧服了吧?”

“你……”

“林家在州官的默许下唆使土匪掀了县衙府,好在县城这块地界上与土匪两家独大。林家雇人做出林府被烧的假象目的并不那么简单,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还不足以使州外镇守的军队受到强烈震动。我身为林家人,自然有义务为计划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牺牲州官嫁祸给土匪,刚好可以使军队害怕土匪势力猛增带来威胁,借他们的力量消灭土匪,以后我们林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柳城范围内一家独大。”

“那些运上山的财物……”

“当然也是假的,为了让州外的军队信以为真,以为土匪不但杀了州官,还逼迫州府的人把抢劫的财物运上山。我故意组织人这样做,会让他们更加愤怒。”

石头在密道的墙壁上看见了星星点点的血迹,颤抖道:“林家人已经解决了一起进密道的土匪吧……那你为什么要我们一路同行,一起经历,最后还坦白?”石头忍不住尖叫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十分不好的后果:林春匀要杀人灭口!杀了他们这几个知情者!

“人在道上行,自有不清楚。我一开始也迷惑,慢慢才捋顺这些事。山药给我的最后一封飞鸽传书中说他看见你们上山了。”林春匀忽然推开一个暗门,黑暗如猛兽般涌进,门外是漆黑的夜。“我是赶来救你们的。我家的斗争与你们无关,赶紧走吧,我信你们会替我保守秘密。”

石头和四个兄弟回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我们是永远的好兄弟!”

谁知就在转眼一瞬,狭窄的暗门两边被忽然而至的明亮火光团团包围,石头不解加激愤地回头瞪视林春匀,却没想到林春匀的那头也被蜂拥而至的军队死死困堵。内里外里的火光明晃晃地连成一片,映红了六个少年苍白的脸……

昆仑墟无限元宝版

美女三国手游下载

全民坦战争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