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价改窗口期铁路价格不会大涨机票上涨有限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35:10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价改窗口期:铁路价格不会大涨 机票上涨有限

元旦假期刚过,1月4日,发改委祭出新一轮价格改革名单:放开24项商品和服务价格,下放1项定价权限。而给世人预期的是,这只是开始。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称:“这一轮价格改革这是推出的第一批,陆陆续续我们会推出第二批,第三批,越往后可以说难度越大,啃硬骨头,包括推进医药服务价格的改革,包括能源领域的,电力天然气等等价格的改革。”

价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市场化。

由于价格是经济活动中最为敏感的因素之一,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历史上价改进程缓慢。比如盐业价改,早在2000年,盐改调研已经展开,且于2002年形成草案;2007年、2009年又先后两次形成草案但均宣告搁浅。去年,盐业价改再度被提及,10月底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已在国家发改委委主任办公会议通过,并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但2014年年底又传出中国盐业总公司要求延迟3年再价改。

从上可以看出,此轮价改的难度以及意义。

价改事实上是经济改革很核心的命题。在“价格红利”的保护下,很多国有企业缺乏改革动力,完成价改也将助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而当下,价改遇到了最小阻力,是难得窗口期。一方面,由于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在低位运行,民间对价格改革后可能出现的价格上涨具有较强消化力;另一方面,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价格改革可成为经济改革的抓手,从而激发经济活力。

本期21世纪经济报道将从多方面解读本次价改。

铁路运价短期不会大涨

导读:对于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铁路运价改革通知,一位铁路行业企业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次铁路运价改革的步子太小,二是涉及的种类太少,三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

放开虽然有利于吸引社会资金投资建设铁路,但政策总体对现有格局影响不大,亦对中铁总的扭亏贡献微薄。

运价改革何时启动,新的定价规则何时实施,仍待相关条款修订施行之日起执行,至于何时铁路法相关条文才能修订完成,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1月4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关于放开部分铁路运输产品价格的通知》,该通知规定:铁路散货快运价格、铁路包裹运输价格,以及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货物运价、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旅客票价实行市场调节价,铁路运输企业可以根据生产经营成本、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社会承受能力等,自主确定具体运输价格。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产业和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李堃表示,发改委之所以放开部分铁路运输价格,主要是深化体制改革的需要。十八大以来,我国市场化改革加快推进,采取了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等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的举措。定价权是建立市场化体制机制的关键环节,让企业拥有更大的定价权有利于深化体制改革,更好发挥市场的作用。

改革不能一蹴而就

上述价格改革的铁路散货快运,是指采取快速货运组织方式、提供散货快捷运输及全程物流服务的铁路运输产品。

而社会资本投资控股铁路、铁路客运专线,是指除各级人民政府财政性资金,以及中国铁路总公司及其所属、控股企业,各级人民政府铁路(交通)投资公司投资以外,由其他经济组织投资控股的铁路或铁路客运专线。

受该通知影响,1月5日新年股市开盘第一天,与铁路运输相关的大秦铁路、广深铁路等股票,截至发稿时,股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不过多位受访的行业人士、专家和铁路部门的官员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铁路运价改革不能一蹴而就,上述通知只是改革启动过程中的一小步,其对铁路市场和整体物价水平的影响恐怕是极为有限的。

在业内专家看来,发改委此举并没有对现状有较大的突破性改变,改革的动作仍嫌太小。该专家还指出,散货和包裹在铁路货运体系中的占比非常之少,因此即使放开这两类货种的定价自主权,对整个货运组织改革仅有象征意义。

北交大运输学院教授胡思继表示,上述通知中提到的散货快运价格、铁路包裹运输业务,在铁路运输的总体业务量中比重极小,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而这块业务也是市场竞争极为激烈的领域。

“目前航空、公路等在快递运输上已经占得先机,铁路只是近几年来才开始大规模涉足快运这一业务,这两年,铁路部门相继推出货运专列、高铁快递等业务。”胡思继认为,在目前这种白热化的竞争态势下,铁路要想根据发改委这一通知实行提价难度很大,一提价恐怕就会丧失一定的货源,最终是得不偿失。

盈利预期吸引社会资本

此次放开交通运输价格,在业内人士看来,更为重要的是推进基础设施发展的需要。

李堃指出,一直以来国务院希望促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鼓励社会资本参与铁路建设投资,但收效甚微,原因便在于吸引社会资本入场需要有明确的盈利预期,而在以往的价格管制下,资本的盈利能力大打问号,因此必须要在一些特定铁路项目上放开价格管制,让企业拥有定价自主权。“行业要发展,价格不能完全由国家管制,需要有多元化的结构。”

事实上,去年国务院所出台的33号文,即《关于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的意见》中已经提出,将创造条件,将铁路货运价格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

李堃认为,我国正处于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期,未来铁路建设任务较重,投资巨大,负债率高,迫切需要吸引社会资金进入铁路等行业。

据悉今明两年铁路投资额都将达到8000亿,这么大资金量完全由中国铁路总公司筹措显然不太可能,中铁总本身的负债率已经攀升至64%。因此大量建设资金需要从民间融资,而社会资本进入铁路等行业的前提条件是铁路等有足够的回报吸引力,下放定价权,可以使铁路等企业依据市场、投资、成本等确定相应价格,有利于提高投资回报率,吸引社会资金参与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从而加快铁路等发展。

对于通知中提到社会资本控股的货运价和客专的旅客票价,胡思继认为,前者数目较少,只有朔黄铁路等几条,后者几乎没有,因此对于既有的存量铁路线几乎没有影响,但这一规定之后,会起到鼓励社会资本积极进入铁路建设投资领域的作用。

“此前社会资本不愿修建铁路的原因是建了之后没有定价权,大量投资不一定能在短期内得到回报,现在价格放开了,也许能吸引到一部分资本,但这也不能太过于高估,因此如前所述,铁路的价格目前已经处于比较高的水平,在供需情况没有明显改变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提价太多。因此社会资本进入还是会较慎重。”胡思继表示。

上海4kg干粉灭火器价格

江苏电力检测仪

太原发电机组价格一览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