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渤摘得金爵影帝演技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也挺害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45:23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  6月25日晚,黄渤凭借电影《冰之下》摘得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影帝桂冠。说他是演技派且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应该没有人会反对。但在颁奖礼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黄渤却说“演技”和“票房号召力”,是让他害怕的东西。

­  害怕用惯“三板斧”失去乐趣

­  华商报:离开电影圈两年,回来就拿了影帝,有没有点小骄傲?你觉得这次表演和你这段时间的休息有关系吗?

­  黄渤:也没离开,其实就是从《寻龙诀》之后就想停一下,可能是有那种危险感,觉得老是一步一步这样拍可能不太行。就是自己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一般的角色其实靠你的经验。我觉得这个东西有的时候也挺害人的,我们通常把他称之为演技。当然也不这一个意思,但是有关技术这个东西还挺吓人的,一开始我们没有它的时候特别需要它帮我们支撑表演。但是慢慢多了以后,你就会发现,诶,会了这三板斧好像能应对好多的事儿,我们就开始慢慢地用这三板斧应对所有的角色。我也怕这个圈子慢慢会套在自己脖子上,因为那太简单、太容易了嘛,别人也不会说不好,然后你也安全、观众又喜欢。但就是时间长了以后,你觉得这个就慢慢从没意思到觉得有点可怕,它已经让你对表演这个事情慢慢失去了乐趣,这个就坏了啊!再加上工作繁忙,丝毫没有时间生活。所以说想停下来一些做一些不同的尝试。

­  华商报:那你都做了哪些尝试呢?

­  黄渤:从《亲爱的》开始吧,其实自己也都在尝试或多或少做一些调整跟改变。但还是有一些东西是需要自己冷静一下,总结一下。它是个过程,就是我希望是不是可以不用那么的激情,或者说不用那么大奔放,不用那么的失声痛哭,就是简简单单,用普通的线条,不用过多笔画的勾勒能够出来一个大家能够认可、认同,有感受的一个人物。

­  华商报:这是否意味着以后就慢慢远离甚至不演喜剧了?

­  黄渤:你看惹麻烦了,我是开玩笑的。是因为喜剧演员很难拿奖,终于你这不演喜剧,你就拿奖了呗。从国外到国内,从一百年前到现在,你是卓别林也好,金·凯瑞也好,或者周星驰也好等等,其实都知道喜剧很难演,但是演好了的人也确实很难拿奖。

­  别让拿奖变成目的地

­  华商报:奖项对你来说还重要吗?票房号召力够了就行?

­  黄渤:这事儿啊,有了你就高高兴兴的,皆大欢喜的拿着庆贺庆贺,没有也很正常。我说它是就是我们成长路上的助燃剂,但是它别变成目的地,变成目的地也会有点吓人。就是在过程中不断给你一些鼓励,让你在这过程中,不断地坚定自己啊,让自己能够更加兴奋起来。但是它毕竟不是体育竞技,没有什么一加一必须等于二的事儿。

­  华商报:那怎么看票房号召力呢?

­  黄渤:我也不认为有什么票房号召力,当然有的时候有你自己的努力,有的时候是运气好,你能碰到好的剧本,碰到好的档期,碰到好的合作伙伴、导演、对手,大家齐心协力能够把一个片子做到了市场上的效果好、观众口碑满意。其实这两年没接戏也主要是因为这个,就是你能感觉到这事儿开始慢慢对你产生了作用,它开始过来要挟你,绑架你了,这个就不太好了。因为你开始慢慢衡量,哎呀,这个戏票房会不会好啊?哎呀,这个会不会有风险?那就变得你在自己有经验的那小范畴里边,找到一些投资保险、然后合作伙伴也都保险的这种项目去做。但时间长了,那你就永远在那框框里边儿,你会觉得乏力,再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厌烦。而且你觉得可能票房有危险的,或者说是口碑有危险的,或者说这个角色你的能力实施起来有危险的,你都会去刻意抵触或避免它,这个就不太好了。

­  华商报:所以你最大的喜悦不是来自票房和奖项?

­  黄渤:对,你每一次的收获获得、每一次的超越、每一次的克服困难,它都会给你带来喜悦,这才是创作应该有的喜悦。你说票房跟成绩跟奖项当然也是肯定的,也会给你带来喜悦,但是慢慢把这种喜悦覆盖了所有其他的,就可能得不偿失。所以说,还是说让自己小停一下,有时间考虑考虑,有时间琢磨琢磨也挺好的。

­  现在需要找到创作兴奋点

­  华商报:段奕宏在台上跟曹保平导演调侃说被小鲜肉们抢了活,你是如何看待老戏骨和小鲜肉的问题呢?

­  黄渤:小鲜肉其实就说年轻演员嘛,他能够有那么大的流量,那说明市场是真的需要他的,他是有这个受众跟需要的群体的,存在就有道理。那目前出现的问题,我觉得是因为市场急剧膨胀,市场的需求也在急剧膨胀。年轻靓丽帅气不是一个坏事儿,但是我觉得慢慢出现的这些问题可能都不是单单纯纯归结于某一个人、某一个演员,它是一个整体的现象,我其实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太担心。因为这些都会被慢慢自然矫正过来。老戏骨那当然是应当被关注和尊敬的,因为他们身上真的有很多值得去学习的地方,比如说李雪健老师,你就会看到人物刻画的那个准确和生动啊。有的时候也很简单,那个就是力量,那是一个对表演的控制跟审美都到达一定高度以后才能呈现出来,我们都加油吧。

­  华商报:这么多演员纷纷转型做导演,是因为演员这个工作缺乏安全感么?

­  黄渤:没有。其实演员他是电影里面的一个环节。你也有可以表达的空间,但是跟导演相比较来说有不同之处,我这次在做的这个电影,差不多七八年前就想弄了,觉得特别好玩儿,想起来就会兴奋。然后一直萦绕在你脑子里面,你觉得还有必要去做这个事儿。我觉得就目前开始做这个对我来说是有难度,因为导演和演员是主观客观来回跳换这事儿,有点儿折磨。但是又会让你兴奋起来。其实这个东西是让我最感兴趣的,就是我现在可能特别想也特别需要找到一些能够让自己兴奋的点,这个是创作里边最重要的东西。

­  华商报:金爵奖对你的评语是“他用极简主义的表演方式,完美地表达出了人物内心的复杂情感与思想”。想问下你,是真的采用了这种表演方法嘛?

­  黄渤:极简的方式完美表达,这是自己的一个目标,能做到这样当然是最好。也就是前面也说过,能不用那么多平时惯用的那些所谓的技巧啊,就是简简单单的能够把生活里面提炼出来的东西,或者从别的作品里面借鉴过来的,从其他的文艺作品里面感受到的这些东西,你能够用最简单方式呈现。其实也不用那么触目惊心,但是完了以后能够给人留下一个清晰人物印象啊,我觉得这就挺好的。当然这不是千篇一律,这是其中一种方式方法。我之前也是比较喜欢用加法。当然这加法后面还会用啊,根据人物不同。但是能用好减法也是一个不错的方式。 (记者 罗媛媛)

责任编辑:曹瑞

整车

太阳能光伏发电

沼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