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铭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北鹿泉先后关停166家小水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19:14 阅读: 来源:铭牌厂家

河北鹿泉先后关停166家小水泥

近年来,鹿泉市大刀阔斧淘汰落后产能,先后关停166家小水泥。随之,鹿泉也从“全国百强县”名单中淡出。“后小水泥时代”,鹿泉市靠什么支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鹿泉市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过程中有哪些探索、经历了什么阵痛?其后续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到鹿泉市进行了深入探访。

河北省鹿泉市以水泥闻名,曾经凭借水泥产业连续5年跻身“全国百强县”行列;鹿泉也因水泥而被诟病,大量粉尘严重污染河北省会石家庄及周边环境,让这个“水涌若珠倾”的城市终日被粉尘所笼罩。

宁肯牺牲一些GDP,也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近年来,鹿泉市大刀阔斧淘汰落后产能,先后关停166家小水泥。随着“小水泥时代”的结束,鹿泉也从“全国百强县”名单中淡出,鹿泉市将靠什么支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鹿泉市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过程中有哪些探索、经历了什么阵痛?其后续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又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到鹿泉市进行了深入探访。

水泥行业让鹿泉人展开了眉头,但落后的生产工艺,也让鹿泉人吃尽了苦头。

“鹿泉人均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所谓的“土”,就是水泥工业日夜喷吐的粉尘。

鹿泉石灰石矿藏十分丰富,至今仍有6.7亿吨储量,发展水泥工业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上世纪70年代,鹿泉水泥业迅速发展,“小水泥”一度遍地开花,鹿泉市也一跃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水泥生产基地。

“以前,石头烧出来就能卖钱,我们哪有积极性去转产?”在鹿泉市采访时,不少昔日的水泥厂老板这样说。

水泥曾是鹿泉市的骄傲,是撑起鹿泉经济的支柱。到1997年底,鹿泉全市水泥企业达到166家,年产量超过1400万吨,财政收入一半以上来自水泥行业。直接从事水泥生产的有1.5万人,水泥及衍生的相关产业就业总人数超过12万人。凭借水泥,鹿泉2000年~2004年连续挺进“全国百强县”行列,并一度占据河北省县域经济头名。

但是,水泥给鹿泉带来辉煌的同时,高能耗、高污染如影随形。以机立窑为代表的小水泥企业工艺落后、资源能源消耗量大、产品质量不稳定、环境污染严重……

“迅速崛起的水泥行业,让鹿泉人展开了眉头,但落后的生产工艺,也让鹿泉人吃尽了苦头。”鹿泉市环保局副局长侯志平说,当时的水泥企业全部采用机立窑生产工艺,这种工艺就像平时用的火炉子,从窑上面的进料口把石灰石等生料加进去,经过煅烧,从下面的出料口把熟料倒出来,“在这个过程中,粉尘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全部排放到大气中。”

“原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灰蒙蒙一片,严重时甚至连对面来人都看不清模样。”鹿泉市曲寨村的冯印泉大爷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果园苹果上有土,地里玉米上有土,连包心菜里也包着土。”

鹿泉市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市的上风口,多数水泥企业离石家庄市的距离不超过35公里,排放的大量粉尘,也使石家庄市曾成为唯一一个进入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后10名“黑名单”的省会城市。

来自鹿泉市环保局的数据显示,当时鹿泉全市的水泥企业年排放粉尘超过20万吨,鹿泉市空气质量常年处在4级~5级,最差的时候,全年二级及以上天数只有75天。鹿泉人自嘲地形容这座城市:晴天是洋(扬)灰厂,雨天是水泥厂。

“压力还不仅来自环境。一些乡镇和个体水泥企业盲目上马,生产条件简陋,没有生产许可证,检测手段不健全,产品质量难以保证。”鹿泉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企业的不合格产品大量流入市场,相当一部分“小水泥”靠冒牌销售、虚假广告坑害用户,严重地损坏了鹿泉市的形象,给鹿泉市的协调发展,特别是水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可以说,鹿泉小水泥的生产已经走到了尽头,整个水泥行业到了非升级换代不行的地步。”

用经济政策鼓励企业“关小上大”,用新的考核标准引导干部树立新的政绩观

“5、4、3、2、1,起爆!”2009年4月3日,随着河北省委副书记、石家庄市委书记车俊郑重地按下起爆按钮,鹿泉市长城水泥厂一座10万吨的机立窑轰然倒地。这是鹿泉市最后一座被拆除的机立窑。这一爆,也终结了这座城市长达50年的水泥机立窑生产工艺。

“走到这一步,我们花了整整12年的时间。”鹿泉市常务副市长周永会感慨地说,1997年,鹿泉市痛下决心,坚决关停散滥的小水泥企业,向这个占据财政收入半壁江山的第一支柱产业开刀。

很快,产业转型的阵痛就让鹿泉人几乎无法忍受。因为铁腕关停小水泥,鹿泉市被挤出了“全国百强县”行列,在河北省的排名直线下滑。

“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但当时我们的思路很明确,我们宁肯暂时牺牲一些财政收入,宁肯牺牲排名,也要挤掉‘污浊’的GDP。”时任鹿泉市委书记的安树国回忆说,不仅于此,鹿泉市当时在坚决关停淘汰小水泥企业的同时,还坚持做到了既釜底抽薪,更雪中送炭。

“其实,我们也知道机立窑污染严重,可毕竟投了两三百万元,厂里还有近百名工人。一下砍掉,损失实在太大。”北新建材厂厂长霍利民说。

霍利民的观点代表了当时许多水泥厂老板的想法。鹿泉市委、市政府一班人清醒地认识到:在既得利益的诱惑下,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能为各方接受的方案,砍掉小水泥就成了一句空话,甚至会引发更多的社会矛盾。

为破解这一难题,鹿泉出台《加快水泥工业结构调整的实施意见》,提出了坚持“总量控制、适度集中,关小上大、等量替代,多措并举、梯次推进”的原则,积极推进水泥工业结构调整,加快“小水泥”的关闭、淘汰和转产,合理建设“大水泥”企业,不断提高水泥生产集中度和资源综合利用率。这个实施意见中最核心的内容是合理补偿,确定对小水泥企业每万吨设计生产能力补偿20万元,严格时限,提前拆除的给予嘉奖,不按期淘汰的,依法关停。

与此同时,鹿泉市还引入“等量替代”机制,就是新上大型水泥项目必须等量购买被淘汰的小水泥产能。这意味着,每一个新上水泥项目,都必须在市场上寻找到足够的淘汰产能,才能够成功立项。如此,“关小”与“上大”实现了有机结合、同步启动,最大程度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从而走活了水泥产业结构调整这盘棋。

在砍掉小水泥的同时,鹿泉市用国家鼓励的大型旋窑水泥替代了所有落后产能。目前,鹿泉市通过资源整合,形成了燕赵、曲寨、鼎鑫3家现代化大型旋窑水泥企业,建成了8条新型干法旋窑水泥节能减排示范生产线,工艺和设施国内领先,整个产业耗标煤下降31.1%、耗电量降低68.8%,二氧化碳排放减少92.6%、粉尘排放减少70.7%,水泥质量得到大幅度提高,完成了由建材大市向建材强市的转变。<<首页12末页>>

燕赵水泥有限公司是目前鹿泉市最大的现代化大型旋窑水泥企业,总经理高洪波告诉记者,燕赵水泥有限公司当时就是通过赎买或吸收入股的方式,淘汰了11条小水泥生产线,和几个小水泥厂的老板合伙建设了一条日产4000吨熟料的旋窑水泥生产线。

“不舍得砍,不愿意砍,其实不单单是小水泥老板的想法。唯GDP时代,一些干部也不愿冒风险。”鹿泉市当地一位干部表示,如果还用原来的指标考核地方领导干部,其“政绩”势必受到影响,这是转型难的一个关键因素。

“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前提。”鹿泉市委书记郝竹山说,“淘汰小水泥,财政收入受到影响是必然的。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不能光盯着眼前和局部的那点利益。”

“现在看来,我们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郝竹山说,“虽然鹿泉市主要经济指标今年在石家庄各县(市、区)没能争得第一,但我们的工作还是受到充分肯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比单纯在经济指标上争第一更为重要。”

鹿泉市发改局局长尚二飞拿出一份石家庄市对所属县(市、区)的考核标准,解释说,现在的考核增加了3类内容:一是资源环境指标,包括单位GDP能耗及降低率,单位工业增加值取水量及降低率,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及削减率等;二是社会进步指标,主要包括参加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人数及增长率,教科文卫支出占财政支出比重等;三是服务业指标,包括服务业增加值占本辖区生产总值的比重等。

“不光市里对我们的考核标准变了,我们对各乡镇的考核办法也进行了调整。”尚二飞说,宜安镇的税收90%曾来自水泥企业,大批关停小水泥后,税收任务肯定受影响。

怎么办?鹿泉市委、市政府决定:凡因水泥结构调整影响税收的,不追究乡镇责任。同时,在今年的考核体系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能耗降低率、万元税收用电量降低率等内容,第一次出现在了对乡镇考核表上。

转型尚需克服“三难”:一是找不到合适的项目;二是缺少高层次的技术人才;三是上新项目有风险。

北故城、南故城位于鹿泉市城北,水泥曾是这两个村子的支柱产业。今天,曾经林立的机立窑虽然早已消失,但是,水泥老板并没有彻底脱离水泥行业,粉磨站、矿渣粉……许多人仍在这条水泥链条上“觅食”。

北故城村的霍利民就是这样一位转型后的老板。从鹿泉县城出发,大概走上十几公里,就到了他的厂子。

“我这里原来有3台机立窑,一天光烧煤就得一百五六十吨。粉尘、烟雾、二氧化硫……以前污染的确太严重了。”进厂后,霍利民介绍道,机立窑炸掉后,企业转产磨矿渣,这种产品能够提高水泥标号,市场还不错,关键是生产过程污染已经很少。

“既然打算转产,为什么不转得彻底一点,找一个科技含量高、更加节能环保的项目呢?”面对记者的提问,霍利民显得有些无奈:“其实,我比谁都渴望上一个高科技项目,但隔行如隔山,彻底转行谈何容易啊!”

霍利民非常坦率地向记者摆出了转型的“三难”:一是找不到合适的项目;二是缺少高层次的技术人才;三是担心上新项目有风险。

的确,对这些在水泥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板们来说,突然闯进一个陌生的领域,风险在所难免。

王平文的果胶项目就经常被一些水泥老板当成转型不成功的“典型”。王平文是南故城村人,曾因搞水泥闻名乡里。摆脱对小水泥的依赖,很早就是他的目标。

为此,2005年,他引进了葵花盘生产果胶项目,这是一个少有先例的高科技项目。由于技术不成熟,加上他也不熟悉这一领域,最后项目搁浅,一放就是5年。

“为这个项目,我直接损失达数百万元。”王平文说,“不过,我并不后悔。”他话锋一转说,“现在,我已经克服了技术上的难题,马上就能复产了。”他的办公楼里,后勤人员正在打扫房间,生产车间内,旧设备正在清理,新设备很快将安装。

“这个项目投产后,将成为国内第一家成功利用葵花盘生产果胶的企业,前景不可估量。”王平文信心十足,如果没有当初的失败,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功,这也算是为转产交的学费吧。

“其实,除了老板们自发的探索外,为破解转型中遇到的难题,相关部门始终在千方百计想办法。”尚二飞介绍,全部取缔机立窑后,鹿泉市筛选出一大批高科技、服务业、节能环保项目,组织小水泥老板与之对接,引导他们尽快转产。

同时,鹿泉市还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企业转产:水泥企业拆窑拆磨后,新上符合国家政策的非水泥项目,将享受税收地方留成部分“免二减三”的优惠政策,机立窑企业土地转让的政府收益部分留归企业,不再上缴财政。

当然,在政策的扶持下,转产成功的例子也不少。郭书俊的坝东水泥厂当时利用出卖产能的补偿和政府的扶持政策建成金马石专业公司,转产页岩粉煤灰砌块,效益一直不错。

优先发展电子信息业,强势推进现代服务业,调优做强新型建材业,培育壮大食品加工业,鹿泉不再靠山吃山。

“不搞水泥了,我们靠什么吃饭?”这不仅是水泥老板们提出的问题,更是鹿泉许多干部群众心中的疑虑。

水泥行业对当地财政贡献率曾经超过50%。离开了水泥,新的税源在哪里?公教人员工资从哪里来?当地经济社会如何持续发展?

一系列现实而又紧迫的问题摆在鹿泉市委、市政府面前。“对资源高度依赖造成了人们的惰性心理。”郝竹山分析说,冲破惯性思维的束缚,积极培育新的支柱产业,成为鹿泉市调整产业结构的主攻方向。

<<首页12末页>>

黄锈石批发

围栏

韵盛物流

相关阅读